<ruby id="nt5vz"><ins id="nt5vz"><listing id="nt5vz"></listing></ins></ruby>
<th id="nt5vz"><noframes id="nt5vz"><th id="nt5vz"></th>
<th id="nt5vz"><noframes id="nt5vz"><span id="nt5vz"></span>
<strike id="nt5vz"><noframes id="nt5vz">
<th id="nt5vz"><noframes id="nt5vz"><progress id="nt5vz"></progress><th id="nt5vz"></th>
<span id="nt5vz"></span>
<progress id="nt5vz"></progress><progress id="nt5vz"><noframes id="nt5vz">
<progress id="nt5vz"></progress>
<progress id="nt5vz"><noframes id="nt5vz">
<th id="nt5vz"><video id="nt5vz"><th id="nt5vz"></th></video></th>

氣候變化:金融業最大的增長機遇

2022-2-10 15:38 來源: 中國銀行保險報

世界經濟論壇最近發布的《全球風險報告》分析了地球面臨的主要威脅,報告將“氣候行動失敗”列為第二可能發生且影響最大的威脅,稱其已經成為“人類社會的生存威脅”。

氣候變化對全人類的生活產生負面影響。有研究顯示,氣溫上升將沖擊全球經濟增長。

識別氣候風險

2020年10月,瑞士百達資產管理公司與牛津大學史密斯企業與環境學院發布《新冠肺炎之后的氣候變化和新興市場》報告,稱在最壞的情況下(即2100年全球溫度平均上升4.3℃),全球人均GDP將下降44.9%,損失將達500萬億美元。但是,如果能夠將氣溫上升控制在1.6℃,則全球GDP將下降27.2%。報告認為,氣溫上升1.6℃,即僅僅略高于巴黎協定1.5℃的目標,是可能實現的最佳結果了。

政府間氣候變化專門委員會(IPCC)認為,實現較好場景的唯一途徑就是在2050年前后實現零碳排放。要實現這一目標,全球政府和企業需要在2020年將凈零承諾翻倍。但是,這會帶來資產減值的問題,石油儲備等資產將會被提前減值、沖銷或轉為負債。百達公司與牛津大學的報告預計,在最佳場景下,全球約有5萬億至17萬億美元的資產將面臨減值。

因此,碳集中度高的公司所面臨的氣候變化政策風險最大。聯合國負責任投資原則與“生動經濟學”咨詢公司和能源轉型顧問公司于2019年12月聯合發布《不可避免的政策響應》報告指出,MSCI國家指數中,表現最差的100家公司價值將損失43%,約合1.4萬億美元,而表現最好的100家公司市值則會增加33%。因此,將氣候風險納入公司整體風險評估,已經成為公司發展至關重要的環節。

氣候風險包括多個類別。物理氣候風險是指極端氣候事件造成的負面影響。全球保險公司怡安集團在2017年的一份報告中指出,氣候相關自然災害占當年全球經濟損失的97%,共計134萬億美元。投資者應該了解投資組合的氣候風險敞口以及采取的應對措施。標普國際數據顯示,標普500指數所持有的資產中有60%,約合18萬億美元,都面臨至少一項氣候變化物理風險。

氣候變化還會帶來轉型風險,即減緩全球變暖的凈零政策、監管框架和科技發展所帶來的風險。

此外,公司如果沒有致力于在經營中減碳,高碳行業定義的不斷變化也會帶來聲譽風險,甚至產生法律風險。

防范氣候風險成為全球金融機構面臨的共同課題。

金融機構的未來投資

氣候風險分析平臺Entelligent副總裁、客戶開發負責人Pooja Khosla博士表示,金融機構必須進行氣候風險評估與應對,才能保持競爭力,避免聲譽損失。Entelligent公司發布的報告《智能氣候:轉型風險的市場方法》中指出,“E”評分(衡量公司所在行業的氣候變化轉型風險敞口)較高的公司在3個月至10年的回測中表現均超過基準。

然而,金融行業實現碳中和還有很長的路要走。英國一家非營利組織“共同行動”對全球最大的資產管理公司或負責任投資公司開展了調查,結果51%的公司位于最低的兩個等級。

世界自然基金會(WWF)可持續經濟總監Karen Ellis說:“金融服務行業仍然將數十億英鎊投入傷害地球的行業中去,我們需要立即采取有力措施,確保金融服務行業完全參與到氣候風險解決方案中?!?/div>

需要克服的困難

金融機構面臨的另一項挑戰是氣候信息的可用性,即缺乏進行跨行業、跨機構甚至跨國比較的標準,以及缺乏部分行業和地區,如新興市場和小公司的數據。

據資產管理公司Neuberger Berman分析,在向全球環境披露非營利組織CDP提交排放報告的7000多家公司中,大多數公司報告的數據非常有限。調研顯示,大多數跨國公司未報告“范圍三排放(Scope 3 emission)”數據,其中包括公司價值鏈上所有的間接排放。

監管機構和數據專家正在共同努力解決這些問題。例如,科學碳目標倡議(Science Based Target Initiative)就要求申請公司梳理“范圍三排放”,如果價值鏈碳足跡占總量40%以上,則要設定減排目標。此外,許多中央銀行,包括歐洲、英國和新加坡央行,也開始在壓力測試中納入氣候變化因素。

但金融機構依然有責任開展必要的氣候風險評估,Khosla博士強調。雖然這需要強大的方法和框架,但她認為市場上已經有了相關的技術?!拔覀冃枰鹑跈C構與領先數據分析機構合作,利用現有的技術匹配機構的需求與結果?!?/div>

聯合國環境規劃署金融倡議(UNEPFI)最近在《氣候風險圖景》報告中列舉了市場中現有的18項轉型風險工具與分析方法,并指出轉型風險分析的場景近年來一直在不斷擴展。

部分大型機構投資者已經開始向其投資的公司施壓。例如,2020年,全球最大的資產管理公司貝萊德就要求所有其投資的公司在年底前按照氣候相關財務信息披露工作組(TCFD)標準披露氣候相關風險。

“共同行動”高級經理Jeanne Martin表示,金融機構可以采取三項措施:發布符合氣候科學標準的化石燃料政策;為高碳行業以及受轉型風險和物理風險影響嚴重的行業中的客戶設定與1.5℃目標相一致的預期;發布與1.5℃相一致的目標,覆蓋機構的所有金融服務,并考慮從高碳向低碳資產轉型的社會影響。

隨著氣候風險成為一個全新、復雜的專業領域,金融機構另一項重要板塊就是教育培訓。因此,特許機構聯盟(由CISI、特許銀行家學會和特許保險學會共同組成的專業組織聯盟)推出了“氣候風險證書”。


最大的增長機遇

向碳中和經濟的轉型會為可再生能源、電動汽車和科技領域帶來顯著機遇。MSCI等機構的研究也發現,化石燃料公司的表現長期以來始終低于其所在國家的指數。

然而,Khosla博士指出,主要碳生產公司“降低全球排放的潛力最大”?!敖洕鷳B中必不可少的主要排放行業,如能源和公用事業,是推動減碳,實現凈零目標過程中的關鍵?!彼忉尩?。這一目標可以利用轉型金融,即將融資的條款與具體的其后目標相掛鉤,以及股東大會投票、幫助高碳公司降低長期碳足跡等。

好消息是,據美國管理咨詢公司奧緯咨詢(Oliver Wyman)報告顯示,金融服務行業可能嚴重低估了向凈零轉型中的商機。該公司估計,全球批發銀行目前服務石油、天然氣等“黑色”或“棕色”行業共計盈利800億美元,而綠色經濟可以帶來500億至1500億美元的收入,是金融服務行業“最大的增長機遇”。

前面的路可能充滿崎嶇,但各國政府和企業的決心、支持向凈零轉型的監管框架,都令人振奮與鼓舞。

(編者注:“范圍三排放”指應用最為廣泛的國際排放核算工具溫室氣體核算體系,將溫室氣體排放分為三類或三個“范圍”。其中,范圍一用于核算企業擁有或控制的排放源產生的直接排放量。范圍二用于核算企業外購電力、蒸汽、供熱或制冷的生產而產生的間接排放量。范圍三包含企業價值鏈中產生的所有其他間接排放量)

□英國CISI(評安國蘊合作伙伴)/文 祝鵬 吳媖/編譯
圖片由英國CISI提供

最新評論

碳市場行情進入碳行情頻道
最爽的片好看的av,国产午夜福利片无码午夜,国产高清无套内谢在线观看
<ruby id="nt5vz"><ins id="nt5vz"><listing id="nt5vz"></listing></ins></ruby>
<th id="nt5vz"><noframes id="nt5vz"><th id="nt5vz"></th>
<th id="nt5vz"><noframes id="nt5vz"><span id="nt5vz"></span>
<strike id="nt5vz"><noframes id="nt5vz">
<th id="nt5vz"><noframes id="nt5vz"><progress id="nt5vz"></progress><th id="nt5vz"></th>
<span id="nt5vz"></span>
<progress id="nt5vz"></progress><progress id="nt5vz"><noframes id="nt5vz">
<progress id="nt5vz"></progress>
<progress id="nt5vz"><noframes id="nt5vz">
<th id="nt5vz"><video id="nt5vz"><th id="nt5vz"></th></video></th>